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太行浪漫

做人要知足,做事要知不足,做学问要不知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丁保录,男, 1992年8月参加工作,林州市教师进修学校高级讲师,主要从事历史学科教学教研及教师专业成长培训工作。河南大学历史系本科毕业,河师大课程与教学论在职研究生学历。安阳市骨干教师、安阳市优质课一等奖得主,林州市优秀教师、林州市师德标兵、林州市教学技能标兵,知行中国项目河南省特聘导师,国培项目优秀辅导管理教师,数十篇教育教辅文章在报刊发表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最忆是不舍——悼念闫爱云女士系列  

2016-09-24 22:42:52|  分类: 生活之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最忆是不舍

——悼念闫爱云女士系列

最忆是不舍——悼念闫爱云女士系列 - 太行浪漫 - 太行浪漫

《浣溪沙》

纳兰容若

谁念西风独自凉,萧萧黄叶闭疏窗,沉思往事立残阳。

被酒莫惊春睡重,赌书消得泼茶香,当时只道是寻常。

闫爱云原唱K歌系列链接:

闫爱云永远的歌声

闫爱云原创作品系列链接:

天堂里的父亲您可安好

感谢有你

职来职往影集

相亲相爱一家人


最忆是不舍——悼念闫爱云女士系列 - 太行浪漫 - 太行浪漫

最贤的妻最才的女闫爱云生平

丁保录

闫爱云,农历19671212日生,2016820日卒,享年50虚岁。中共党员,图书资料员二级技师,河南农大经济管理专业成人大专学历。早年长期在老家临淇镇欠十步及李家寨村生活及读书,19871990年参军在石家庄陆军学院服现役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1990年从部队转业到林县广播电视局工作,工作30年来,闫爱云任劳任怨,勤勉踏实,用自己的一腔热情赢得了世人的良好口碑。作为林州广电人,闫爱云多才多艺,长期从事广告文艺工作,并始终以一丝不苟的态度过着随遇而安的生活。作为家庭成员,闫爱云尊老爱幼孝亲敬祖,乐于吃苦勇于奉献,很是受人喜欢和爱戴。1992年结婚以来,作为相夫教子的人妻人母,她每天奔波于单位与家庭之间,一肩双挑,工作家庭两不误样样红,却很少有自己的轻松娱乐时空,成功使女儿丁锦伟以优异的成绩应届考入了郑州师院文学院。遗憾的是持续的操劳使她2010年患上了肾癌,从此开始了漫长的抗癌之路,先后于安阳肿瘤医院、郑州大学一附院,林州人民医院,林州肿瘤医院等进行治疗,并于2013年开始进行系统的耙向治疗并转而学佛修习禅净二宗。治疗期间,她忍受着病痛的折磨,依然乐观地给周围人带来灿烂阳光。直到生命终止,依然是满面的安详从容!依然是满腔的诚挚良善!

闫爱云走了,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,到了她期待已久的佛国。肉身虽谢精神永存,她做人做事的可贵品质却愈发弥香,让我沉浸给我力量,忘不了她生活中的勤俭节约,忘不了她对待别人的宽厚大度,忘不了她日常生活时的干净整洁,忘不了她做为女性的朴素大方,忘不了她的遇事不慌,忘不了她的细致周到。还能看到她汗流浃背地在广告部清洁,还能看到她弓背弯腰地在家院水池边洗刷,还能听到她对我的安慰,还能听到她对女儿的鼓舞……

最贤的妻最才的女,最孝的亲最诚的友,最可爱最坚强的人!最想诉的是那句我俩的共同誓约:“把最好的一面留给世人,把最苦的一面独自享受!请相信我们依然会坚持依然会坚强!

感谢所有的亲朋好友!

女儿 丁锦伟

2009年,为姥爷写了《冥》,2015年,为姥姥写了《奠》,2016920日,为妈妈写了《悼》。

——前词

    我始终不愿动笔,始终不愿回忆,始终不愿意接受任何人任何形式的安慰和劝勉,始终不愿恸哭,始终不愿相信——离开我的,真的是你。

    可是怎么不是你,我坐在床边喂你喝水,看你艰难吞咽,听你喉咙嘶哑,面容逐渐转为安详,我慌忙喊姑姑爸爸进来,一屋子人都在为你祝念,我还在一直不停对你说:“妈妈,你再往上提一口气啊,或者你往下咽一口气啊,你不要放弃,不要放弃,好不好”,我坐在离你最近的地方,看着你在听我的话,在努力,在努力,在努力,可是,怎么就脉不动了呢,怎么你就走了呢。

    我知道,我当然知道,你病了很久很久。文绉绉说你早在六年前就“病入膏肓”,可是那天在医院顶楼,医生说“没有挽救的必要了,没有治疗的必要了,她已经是癌症病人里的奇迹了。……与其这样苟延残喘痛苦的活着,不如让病人痛快点走。你们要面对现实……”听到这些,我还是特别难过,不是流泪就可以缓解的难过,我全身都冷,都疼,都在抖,我怎么愿意放弃,可是又怎么能自私的不放弃。我在洗手间待了很久,努力掩饰眼睛的异样怕你看到,到了病房,看到你睡了,这么多天因为呼吸困难不能入睡的你,安安静静睡了。

    我想啊,医生有时候也是会判断失误的,你看你病了这么久,吃进口药,化疗,脱发,脚疼腿疼卧床,吐血,进重症监护室……这么多这么多大场面,你不也有惊无险过来了。这次,一定也是可以的,她们不都说,你今年有个坎,但是可以活到60的呢。

    因为病情太重,医生不予治疗,我们出院,租了氧气罐在家里吸氧,你已经很虚弱了,还不忘提醒我:“早点回学校,不是还要试讲,不要耽误了”。我匆忙回学校,试讲完就往回赶,仅仅过了一夜。我走之前跟你说:“你好好养,我明天就回来了,让爸爸给你换个被子,医院被子太厚,你翻身不方便”。可是,回来了,你却对我说:“妈妈再也不是以前的妈妈了,我不会翻身了”。我还对你说:“没关系,不就不会翻身嘛,我们帮你不就好了,过几天就好了,没关系的”。

    那一夜,特别漫长,你呼吸不畅不能躺下,坐一会又腰疼腿疼,搬好被子给你靠,不用十秒钟就又挣扎着坐起来,无数次移动,无数次移动,我问你:“妈,你不睡会吗?你不能这样一直动啊,你得保持一下,睡一会儿”。你对我说:“没用的……你们都不知道……17)点半”。

    累极了的爸爸还是起来了,半夜12点多,大姑二姑也起来进了卧室,爸爸说:“你这样太累了,身体熬不住,我们也心疼,我们躺下吧”。姑姑说,不要(念佛求她)健康了,我们往生吧。从夜里12点开始,阿弥陀佛的声音就没有断过。妈妈刚开始嘴唇还会轻轻动跟着念,后来就像睡着了一样,只安安静静呼吸着。

    我还是太不经事,后来就困的窝在床上,恍恍惚惚,看到妈妈在姑姑们帮助下又坐了起来,指着我,让我盖上被子,怕我着凉,再醒来,就是清晨。

    继续念佛,继续祈祷,妈妈没有再起来过,也没有嘴唇再动过,舅舅们来了,妗妗们来了,很多亲戚,都在来的路上。我还是在想:“妈妈不是好好的在这里,她睡会儿就好了,怎么这么多人就要来我家了呢,这样会不会吓到妈妈啊”。下午5点,妈妈呼吸声不再是那么平静,看上去每一次呼吸都要特别用力,因为吸氧的缘故,她嘴唇干裂,我们就用小勺背面给她补水,用一点点水给她慢慢灌,34次才能听到她吞咽的声音。我想:“还好,还好,喝点水喉咙就不痛也不会再干了……”到了晚上7点,姑姑们熬好米粥,给妈妈撇了最上面一层米汁,我小心喂着,跟她说:“不着急,我们补充点营养”,后来,后来,………………我泪流满面的时候,还不忘念阿弥陀佛,还能清醒想起妈妈对我说的:“我往生的时候,你们不要哭,哭会影响妈妈往生的路的……”

     一夜,又是一夜的念佛。

     妈妈躺在那里,还是她熟悉的床,身边,还是我们这些亲人们,她一点也没有变,就像睡着了一样安详。她一定听到了我们的祝愿。7点半,就是她说的那个时间,她什么都安排好了,一切如她所愿。

    我和姑姑们帮她换衣,凌晨三点,她依然是软软的,神态平和,肿了将近三个月的身体,在慢慢消肿,她还是那个熟悉的她,只是换了一身衣服罢了。

    宾客来哭悼的时候,有时候我烧着纸,就在想啊,躺在冰棺里的,真的是我妈妈吗?可是为什么,我一直觉得,她还在啊。

    她躺在厚重的棺材里,家里人让我帮她洁面。棉花扑在她脸上,还是那么软,那么干净,她一直是这样,朴素,安宁。

    钉棺,下葬,一切都快的不真实。其实这一切,我都觉得不真实。她可能在医院,她可能去了寺里,她可能去放生了,她可能去亲戚家了,她可能……她可能离开了我们,但她一定去了一个特别美好的地方。

    就像小时候她对我说的那样:“妈妈以后要去一个没有人到过的山里,只有妈妈一个人,诵经,念佛,种菜,生活,过一辈子又一辈子。”

    我常常说要感性生活的同时理性思考一切。我知道她总有一天会离开我,我也知道我身边的所有,总有一天都会离开我,只是时间早晚,速度快慢。

    我也知道,哭,挽回不了什么,回忆,也挽回不了什么,生活就是生活,生命就是生命,人生就是人生。如此,罢了。

    我难过没有好好陪她,没有尽心照顾她,没有努力开导她,如此自责,如此懊悔,也依然带不回来她。

    我只能含着泪祝福她,祝福爸爸,祝福妹妹,祝福我,祝福所有一切,万事顺意,离苦得乐。

    她这辈子没有过什么好日子,生儿育女,勤俭持家,善良待人,信佛以后更是慈悲心肠,念人忘己。她是一个好女儿,好姐姐,好妻子,好妈妈。她人生短暂,所幸遇到的大多是温暖,弥留家人陪伴。

    我不能一直沉浸在悲恸里,也不可能转瞬满血复活。以后以后的漫长岁月,我会有无数无语凝噎的时候,也会有无数悲痛欲绝的时候。可我们每个人,都要努力走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妈,怎么办呢。

         妈,怎么办呢?

         妈,怎么办呢!

         【众生皆苦,离苦得乐】

 

这篇日志,本不在计划中,但是,我可能会有一段时间调整,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平复,可能会忽略一些好友的信息,可能会耽误一些事情的处理,可能会有一段时间莫名其妙。谢谢你们,能够理解。

这个世界,她来过,走过,感受过。

我很感激,也很怀念。

至此

最忆是不舍——悼念闫爱云女士系列 - 太行浪漫 - 太行浪漫

 悼二姐

闫爱学

秋分时节叶缤纷,

繁华如梦自凋零。

六载病痛犹堪怜,

五旬人生已剧终。

常闻老天妒英才,

又听红颜多薄命。

原本以为是戏言,

落在姐身竟成真。

敬老爱幼活典范,

慈悲为怀存佛心。

勤俭持家有一手,

和睦邻里留美名。

同学朋友人人夸,

兄弟姐妹个个尊。

谁说去留无牵挂?

堂前幼女未成人。

孰言从此无忧愁?

可怜寂寞枕边人。

多少欢爱成往事,

无限恩宠化烟云。

年年聚会指日待,

桌旁从此无姐身。

姐姐泉下若有知,

姐弟今宵同入梦。

最忆是不舍——悼念闫爱云女士系列 - 太行浪漫 - 太行浪漫

琐忆----致逝去的你,也致活着的我们

闫爱学

你是我二伯父家的长女,我是你三叔家的长子。

小时候,我非常羡慕二、三,甚至还有大伯父家的四,因为他们都有一个姐姐。委屈的时候有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,生气的时候有一个发泄的出气筒,做错事被爸妈打骂的时候有一堵可以避祸的墙。所以,那时候,我就像一个跟屁虫,总是喜欢跟在你们三人的后面。那时候,三总不愿意让我和你们一起玩,似乎是害怕我把姐姐抢去,每每我跟着去玩,总是和我吵。记得有一次,我和三吵了起来,我用小独轮车打哭了三,我二伯母要找我理论,是你拉着二伯母,说不怨我的。从那时起,在我的心里,你就是我的亲姐姐。那些时候,我们在远在大山里的故乡一起度过了我们快乐的童年时光。

然而,在1978年,我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,你们全家搬到了山下,我们见面的机会逐渐稀少了,只是在过节的时候,才能见上一面。1983年夏天,我在临淇完小上初中,和父亲住在医院的宿舍,你和你的一位非常要好的女同学去参加中招考试,住在我们那里,那三天,虽然短暂,但让我重温了童年美好的时光。你们中招考试结束,正好我赶上学校放假,你极力要用自行车带着我去你们在山下的新家住几天。我拗不过你,就忐忑地跟着你去了。那时候,三也上学了,很懂事了,早已不是和我吵架的那个三了,和不爱说话的二,热烈欢迎我的到来。一到傍晚,我们姐弟四人一起去公路边的杨树上捉知了,一晚上能捉一脸盆,回去后洗干净,炒熟了吃,无异于人间最好的美味,至今让我回味无穷。

再后来,听说你没有考上高中,去长途客车上当售票员了。

我们再一次相见,是1985年夏季,我由于中招落榜,到二伯父工作的那个乡镇中学去复读,那时候,你们全家都住在那里,只是在过年的时候才回去。那时候,你在那个小镇的一个门市部当上了营业员。复读的一年,说短也长。由于和二、三,同在一所学校,他们经常拉着在食堂吃饭的我上你们家去改善伙食,我虽然总有点不好意思,但想到能够见到姐姐,还是不错的。因而,总是在二和三的拉扯下,我半推半就,时而前去蹭饭。随着我升入高中,快乐的时光再一次中断了。

再后来,听说你参军入伍了,你们全家因为二伯父工作的变动,进了城。我们再一次见面,是你转业回来上班后,大伯父家我们的大姐结婚,那一场大雪纷飞中的婚礼,让我们记忆终身。1993年夏天,我从郑州学习回来,在县城的一个工厂上了班。星期天,我时常去蹭饭,我们见面的机会逐渐多了。那年冬天,你结婚了,也是一个雪花飘飘的日子,兄弟们都去送你,一个个喝得酩酊大醉。再后来,你当妈妈了,满月那天,我抱着外甥女,和你从楼上回到了楼下的二伯父家。随着,兄弟们一个个成家,进而成为父母,我们每一个人,都在为生机而奔波、忙碌,以及我的辞职回家,我们见面的机会已经稀少了。只知道你们先是攒钱买了楼房,后来又攒钱换成了独居院。那些年,人们的工资普遍较低,不是那么节俭,根本不会买了一处房子,又换成更好的房子的。

我们再一次在一起相处比较长的日子,就是你三叔和我二伯父他们先后患重病住院的日子,我们兄弟姐妹们轮流伺候老人们,看到姐姐对待你三叔如亲生父亲般,弟弟我在心里感动。 在二伯父有病医治无效去世以后,你三叔的病也是时好时坏,那几年,我们总是奔波在去肿瘤医院的路上。2010年夏收的季节,姐姐被诊断患上肾癌,弟弟知道这个病是不治之症,但总是自欺欺人般安慰自己要相信奇迹,淳朴善良的姐姐不会早早离开我们的。姐姐在进手术室的前夜,写下了遗书,说是如果手术不成功,让亲人们把你的眼角膜捐出去,送给需要光明的人们。我们几个忍不住热泪盈眶,不敢哭出来,怕你难过。第二天的手术非常成功,看着一天比一天好的你,兄弟姐妹们都从心底里为你感到高兴。我虽然知道,癌症就是一颗不定时的炸弹,随时会让你失去生命。那时的我宁愿相信医学发展到今天,癌症已经不再那么可怕。因而,我总是用谎言欺骗同样是癌症患者的从医四十余年的父亲,让他相信他的疾病,不再是医学难题,以至于在父亲去世以后,我至今还非常自责,是不是我的谎言让父亲太相信放疗和化疗了,如果不是过分依赖这两种治疗方法,他是不是可以多活一些日子?然而,没有如果。当他因为呼吸衰竭而离开的那天,我的心里总是在祷告,害怕再失去一个亲人。

人们总说,你得到多少,就会失去多少,越害怕失去,越容易失去。在我的父亲,你的三叔去世三四个月以后,咱们的大伯父,又被诊断为肺癌晚期,对于我们来说,无异于雪上加霜。看着一天比一天消瘦的伯父忍受着难以忍受的哀痛,作为晚辈的我们这些兄弟姐妹,束手无策,一支支杜冷丁,打在伯父身上,痛在我们心上。到了后期,由于单纯的止疼已经没有效果,只好为伯父加上冬眠1号,但是,也只能缓解片刻。当我们把伯父送到大山里的老屋的时候,伯父的意识早已模糊了。送别了大伯父,兄弟姐妹们看到你那时候逐渐变得红润的脸,都以为你战胜了癌魔,为你感到庆幸。当第二年春天,你由于感到不适,住院,转到郑州再次手术时,你被医生判了死刑,并没有手术,只是白白挨了几刀。亲属们强忍欢笑,告诉你手术非常成功,给了你活下去的动力和勇气,只是需要长期服用一种印度进口的药物。虽然一个月的用量需要花费好几千元,但也给了每一个亲人一些希望。三年多的时光,你们俩人的工资以及积蓄早已花光,作为亲人,总想帮上一把,问你们经济上有没有困难时,要强的你和姐夫总是说没有,需要了会张嘴的。只等你再一次病情危重住院,我们也从未帮上经济上的忙。我总是扪心自问,如果自己再坚持一下,或者直接将钱送过去不就行了?为什么光问,而没有付诸行动呢?今年六月的那一天,当我接到姐姐的电话,你说让我给你联系买白蛋白时,我的心是那么的慌乱,急忙问:姐姐你怎么了?姐姐你怎么了?电话那头的你害怕耽误弟弟的时间,只是轻描淡泻地说你身体有点浮肿,蛋白有点低,医生让你输一瓶白蛋白。粗心的我,也没多想,只是匆忙挂了电话,为你联系到白蛋白。直到你从郑州住院回来,才知道你当时吐了好几次血,在医院住了一星期,病情加重了,转到郑州又被判了死刑,回来了。当我们再一次见到你时,你的脸已无任何血色,弓着身体,侧卧在床上,说话已是那么的吃力,弟弟知道,我最亲的姐姐,所剩的日子已经不多了。所幸的是,姐姐的癌症没有转移到骨头上,在生命的最后时光,没有受到更大的像大伯父那样的痛苦。生老病死,虽然是每一个人不能避免的经历,作为亲人为你这么年轻,就离开我们感到惋惜,为尚未长大的小外甥女这么早就失去妈妈,感到悲伤。这就是生命脆弱的所在,任何人都不能把握。当你被我们抬进棺木后,为你放置衣物时,看到你早已准备在包袱里的你认为的哪几件好衣服,几乎没有一件像样的,甚至没有放满,我的心是那么的沉重,这些年,你们的生活该是多么的窘迫?让我更加自责,更加无地自容。看着你下葬,棺木被沉重的石板盖在地下的那一刻,我不忍看到野外又将竖起的那一座新坟,拉着兄弟姐妹们,含着热泪,匆忙地离开了你将永远长眠的地方,回到了家 。姐姐请不要埋怨我们,我们实在是太害怕你被黄土掩埋的那个残忍的过程。虽然你不在了,姐夫永远是我们的姐夫,外甥女永远是我们的外甥女,我们不会绝情的,请九泉之下的姐姐安心。如果有来生,我们要做亲姐弟!

 最忆是不舍——悼念闫爱云女士系列 - 太行浪漫 - 太行浪漫

 忆同学

冯晓楠

遥想当年,宅角树下,大堂店内,多少无猜多少情;

近思如今,过四奔五,春华秋实,无限收获无限意。

现实无情,落花有意。回味无限事,暮年有意情。同窗岁月,人生最重。

爱云去矣,珍情犹在。同学最真, 无怨无悔。

逝者安矣,生者珍重。友情长存,助乐助寿。

与同学共勉。

 

惊闻噩耗,泪噙双眼!

常青春

下午的工作安排,心已不能及。只是身在外,不能和同学们一起看爱云最后一面,送她最后一程,实在心酸!

爱云,一路走好!

红尘世界里,我们会为你虔诚祷告:愿你在天堂一切安好,愿来生我们还是亲如兄弟姐妹的同班同学!

回忆里,2016元旦,幸福的相聚没想到竟成为我们的永别!时至今日只有短短的264天。

爱云,你走的好匆忙,你还没来得及看到咱们同学聚会的画册,那可是你的盼望,为什么?

同学们约好的下次聚会,我们怎么也想不到你会缺席,同学们会想你的……

不知何时再相见,天上人间月满花!

 最忆是不舍——悼念闫爱云女士系列 - 太行浪漫 - 太行浪漫

 借古诗《秋窗风雨夕》忆爱云姐

曹海江

同感!泪崩!!今夜无眠……最最欣慰的是在她有生之年同学聚会,仿佛又回到去年聚会前讲的“如果不抓紧搞恐怕同学们见不到我……”今日一语成谶,生死两茫茫!

最最惭愧的是画册没有制作出来,那怕是草稿,那怕只让她看上一眼!

最最伤心的是同学筹资去看望,而未能如愿;病重后多次说去医院或去家探望,也最终未能成行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秋花惨淡秋草黄

           耿耿秋灯秋夜长

           已觉秋窗愁不尽

           那堪风雨助凄凉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遥忆三载禅堂情

           同窗友谊似海深

           惊闻今薨晴天霹

           自此谁人能识君

丙申年仲秋于临淇  忆同学闫爱云大姐病逝!

 最忆是不舍——悼念闫爱云女士系列 - 太行浪漫 - 太行浪漫

 

清风明月读书会微信群里花瓣雨的感言:

可惜才女壮年早去。身虽离去,但她的美文依然在人间温暖着我们,相信她在天堂一定会感到欣慰的。

清风明月读书会微信群里清风的感言:

<行走天堂>

一一悼爱云

人终一去天堂聚,

息了凡间劳苦工。

识得羊门宽窄巷,

熙熙来世笑今生。

20160922

清风明月读书会微信群里@小宝的感言:

读文长叹才女逝,贤妻良母驾鹤去,笑别红尘留华章,来世还作好知已!

清风明月读书会微信群里淡如菊的感言:

刚刚看过,泪奔。。。虽然素不相识,却可以想像出来,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姐姐。。很难过,但毕竟路还很长,所以,还是节哀。。姐姐,一路走好!愿天堂里不再有病痛!不再有折磨……一路走好!

清风明月读书会微信群里天高云淡的感言:

世事无常,愿逝者安息,生者坚强!节哀保重 

 最忆是不舍——悼念闫爱云女士系列 - 太行浪漫 - 太行浪漫

 (告别仪式现场)
最忆是不舍——悼念闫爱云女士系列 - 太行浪漫 - 太行浪漫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0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